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葛剑秋 > 危墙第二十八章

危墙第二十八章

 

重机公司的毒瘤终于不可避免地被弄破了,宏大、宏远集团两级组织有一次显现出庸医本色,不是想办法将脓液挤干净,而是千方百计地用狗皮膏药将伤口捂上,听任体内毒素继续积累。宏远集团之后专门召开党委扩大会,研究善后对策,会议的结论意见是严守秘密,对外一概不承认、也不回应关于重机公司的处置问题。然而,宏远集团的信息传播渠道再次发挥了高效、八卦的传统,重机公司被排除在重组范围以外的消息在集团上下各层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方式流传。绝大多数版本将这一事件归结为内部政治斗争的集中发酵,也就是马国栋早有整肃宏远集团传统势力的念头,于是借此机会修理张建国。秦少庸不幸被描绘成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打手,有意拿一推鸡毛蒜皮的小事借题发挥,帮助马国栋整垮张建国。更夸张的是,风传马国栋许诺秦少庸,只要板倒张建国,重组完成以后便提携秦少庸上位接替张建国。秦少庸从各种渠道听到这些传言,无奈之外却也不以为然,自信出于公心而非私利,无惧小人恶意揣测。只是马国栋不断告诫少庸要注意保持低调,尽量不去招惹是非,只求平稳落地。少庸心里有些不满马国栋过于小心谨慎,总觉得既然已经出手,就务求一鼓作气而不可姑息遗患,于是便只当不知道外面的种种流言蜚语,刻意高调推进各项重组工作。

 

这天一早,秦少庸还在上班路上,接到方主任电话,几十名重机公司的员工代表来到集团总部上访,并且指名道姓要求秦少庸出来对话。方主任意思是他会想办法安抚上访员工,让秦少庸一定要先避一避,免得撞见了尴尬。少庸电话里应允,心里却有些好奇,因为从来没有被几十号人点名约架的经历。少庸平时私下里对缩头乌龟式的退避三舍颇有微词,还曾经建议常振东和老高应该毫不避讳地与上访员工对话,即使被人谩骂也应该坦然面对,这样才能显示出领导从善如流、与群众打成一片的工作作风。常振东则讥讽少庸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到临头一定同样做乌龟。想到这里,秦少庸决定再破一次规矩,于是让司机尽快赶往集团。

 

车到了集团总部楼下,保安看到秦少庸非常吃惊,赶紧过来说了情况。重机公司几十名员工声称是群众代表,一大清早来到集团,要求秦少庸出来见面,说清楚为什么要将重机公司排除在重组范围以外。这些人态度激愤,一度还与保安发生肢体接触,也不顾劝阻,一哄而上全部集中在大会议室,扬言见不到秦少庸就决不收兵。保安心急火燎地劝秦少庸赶紧离开,万一被上访员工发现,一定没有好果子吃。秦少庸谢过保安好意,声言没什么可怕,也正想借机会与基层员工交流沟通,说罢便走进办公楼直奔大会议室而去。

 

秦少庸一出电梯,便闻人声鼎沸。推开门踏进大会议室,只见人头攒动,三五成群,舆情激愤。方主任脸红耳赤地在与几个人争论,不停地被他们推搡,一只手只能扶着会议桌,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少庸连忙走过去,扶住方主任的胳膊,帮他挡开好几条正在伸出手指指指戳戳的手臂,大声说道:

 

“请大家安静,我是秦少庸,各位找我是不是谈重机公司的事?”

 

人群一阵鼓噪,所有人都围拢在秦少庸的身旁。方主任脸色惨白,秦少庸安慰他几句,让他赶紧把服务员找来安排茶水。人群中意外白发老者,斜背着一个草绿色的书包,拨开众人走到秦少庸面前。

 

“你就是秦少庸,你办的叫什么事情,好好的一个重机公司就让你糟蹋了,为什么我们不能上市?你们这些空降兵、海龟都是王八蛋,我们原来还指望你们做些实事,看来你们和局里的那些贪污腐败分子都是一路货,把重机公司掏空了就想一仍了之?你们自己腰包装得满满的,让我们老百姓下岗、失业,我们决不答应。今天叫我们逮着了,一定要有个说法,否则你休想走出这个门!”

 

人群爆发出阵阵喧嚣,有人甚至鼓掌为老者打气。秦少庸没有丝毫气恼,走上前去握住老者的手:

 

“老师傅,您慢慢说,不要激动。不好意思今天路上有些堵,让大家久等了。您看大家站着都很累,要不都找位子坐,边喝茶边聊天。大家放心,今天我陪大家,一定给各位一个说法。”

 

少庸扶着老者,找了个就近的座位请他就坐,一边招呼人群入座。老者也不客气,挥挥手示意众人照办。秦少庸让方主任多找一些工作人员过来倒水、安排水果,等一切妥当,便在面对老者的位子坐下。少庸发现左右两边的位子都空着,便招呼两个坐在后排角落的上访员工挨着自己入座。几分钟前还吵闹不堪的会议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听见服务员倒水口茶杯盖子的声音。等了一会儿,秦少庸对众人说道:

 

“不好意思,我刚来宏远集团没几个月,在座的各位一个都不认识。不如大伙找个代表,把你们的想法原原本本说出来,这样效率可以搞一些?你们看如何?”

 

众人交头接耳一阵,有几个人冲着老者说道:

 

“老王师傅是我们这里最老的职工了,就请老王代表我们说吧。”

 

老王起身冲着众人抱了抱拳,也不坐下,扯开嗓门大声说道:

 

“我就再出一次头,反正马上就退休了,也不怕你们打击报复。秦少庸,你一个外来和尚,知道重机公司的历史和地位吗?告诉你,新中国第一台挖掘机、万吨液压机就是重机公司生产的,它是我们中国机械行业的骄傲,是我们前后几万名工人的命根子。张建国把重机公司掏空了,你们上面不知道吗?没有责任吗?哪个单位没有这样的蛀虫?客车公司没有吗?林伟航不贪吗?常振东就干净吗?还有你秦少庸为什么来国企,不就是国企好捞吗?我们老百姓没办法,组织上都是你们说了算,你们捞就捞了。不过,你们总还要讲点规矩,旧社会流氓、黑帮也要讲江湖道义。你们总要留口饭给我们老百姓,工作了几十年,青春都献给工厂,你们捞完了,窟窿大了,就不涨工资,还要裁人。看看那些干部、经理、总裁,明面上几十万、上百万的工资、奖金,比我们老百姓高几十倍。暗地里呢?有几个人没有收过代理商的钱?我们职工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一个说法,你们到底准备把重机公司怎么办?是进上市公司还是关门打烊,你们不能老是藏着掖着,我们没指望做主人,但总应该有知情权吧!”

 

老王说完这番话,人群又开始议论纷纷,看来他的话代表了所有人的心声。秦少庸等大家渐渐安静下来,开口说道:

 

“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我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听到真正来自基层的声音。说实话,我觉得这一点在宏远集团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相信大家都有同感。我在来集团的路上收到你们来集团找我的消息,大家或许应该知道,碰到这种事情,通常的应对方式是领导集体失踪。我个人认为这样做非常不好,不敢和基层员工坦率对话的领导是不称职的,今天哪怕各位指着我秦少庸的鼻子骂娘,我也必须见你们、听你们说,我认为这是做领导的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所以,真心感谢大家,大家点名要见我,说明我还值得大家花时间交流,大家还对我抱有希望。”

 

少庸说到这里,大伙又是一阵交头接耳。老王环顾四周,转过头来对少庸说道:

 

“秦总这话像个领导的样子,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刁民,我们谢谢秦总不像其他人像躲麻风病人一样避开我们。不过,我们希望听到的不仅仅是口号,还要有实际意义的表态。”

 

“请大家放心,今天既然来了,坐在这里与大家沟通、交流,我就一定会尽量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的答复。”

 

秦少庸先将重组的初衷、进展情况作了简短的介绍,然后谈到重机公司存在的问题。秦少庸没有披露具体的情况细节,只是归纳了几方面的重大问题,包括资产不实及重大减值风险、营销体系对代理商的极度依赖、内控流程的混乱以及无法估量的或有损失等。秦少庸坦承,重机公司的这些问题由来已久,短期内根本无法解决。监管机构一旦关注,必然拖累整个重组项目,因此迫不得已只能做出将其排除在重组以外的决定。秦少庸再次强调,这样的处置方案是权宜之计,集团一定会花大力气对重机公司进行清理整顿,只要条件成熟,将尽快将其注入上市公司。因此,所谓弃之不顾是不可能的。

 

听罢秦少庸的一番话,众人沉默不语,良久,还是老王继续慷慨陈词:

 

“我代表大家感谢秦总的坦率,我们今天第一次完整听到重机公司不能上市的来龙去脉,看来秦总和那些领导真的不一样,没有把我们当外人。我还是要忍不住说一句,领导为什么把自己的员工当成不稳定因素,这么大的事就是没有人肯出面说实话?说句难听话,他们就喜欢做缩头乌龟,尽搞掩耳盗铃的勾当。就是他们不说,集团上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真以外大家都是傻瓜,永远被蒙在鼓里吗?就冲这一点,我们认你秦总,你够坦诚、直率。我还想说几句心里话,这也是大家的心里话。重机公司的问题尽人皆知,张建国玩得猫腻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这么多年来,一次次审计、巡视、举报信,为什么集团领导视而不见?这些年大家都能感受到重机公司一年不如一年,钱被大大小小的领导贪了,产品销售渠道被皮包公司掌握着,我们还有什么?这种局面难道集团领导没有责任吗?你们组织将集体领导,出了这么大的事,是不是领导班子都应该承担责任?还有,张建国搞了这么大的窟窿,怎么还能当上集团总裁?难道我们的组织部门都是瞎子、聋子吗?”

 

老王的字字句句,都如同拳头一样打在秦少庸的胸口,让他觉得很痛,也很堵。秦少庸心里明白,他的身份不允许正面回应这样的诘问,但无论如何也要表态。

 

“老王问得好,我也坦白告诉大家,有些问题今天我不便回答。不过有一点,我个人认为,集团领导应该开诚布公地向重机公司的每个员工通报有关情况,捂盖子才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而不是辛勤劳动的基层员工。如果因此导致不稳定,责任百分之百在领导班子身上。还有,我个人觉得集团领导班子应该向重机公司的全体员工道歉,因为我们的不作为间接导致重机公司目前处于如此困境。我向大家表个态,在我的职权范围内,一定会推动重机公司痛下决心,彻底进行清理、整顿。我个人有信心帮助重机公司重现辉煌,也希望大家同样有信心,保持一份耐心,给我们一点时间。”

 

众人十分认同秦少庸的表态,你一言我一语地开起了群众大会,少庸正好也借此机会了解一线员工的真实感受。会场的气氛与刚开始时截然不同,大家以融洽、理智的心态热烈地交流着。其中有一些偏激、片面的观点,秦少庸也不气恼,绕着圈子表明自己的不同看法,给足大家面子。眼看一个上午很快过去,时间已到中午,秦少庸提醒大家可以散去,并让方主任安排众人到食堂吃午饭。众人心情显得愉快而舒畅,接受了少庸的安排。秦少庸送他们出门,老王拉着他的手,异常诚恳地说道:

 

“秦总,你真的和那些人不一样,我们相信你是真正做事的。不过我倚老卖老一下,你一定要保护自己,更要坚持,希望你能够真正给宏远集团带来改变。以前也有你这样的空降兵,结果无不是灰溜溜走人,很多事情半途而废,最后还被人扣了一堆屎盆子。他们这些人没别的本事,就是会算计人、会搞人,你这样的工作作风一定得罪人,所以千万小心,千万坚持。”

 

少庸听了非常感动,打趣地说自己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强,一定会坚持到底。少庸和众人一一握手道别,结束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与基层群众的亲密对话。



推荐 13